拾年,五个故事

2019-12-18 14:32 0

 今天上午在地铁站的宣传栏看到某银行十周年的海报文字写着“拾级而上,一路同行”,当时我用手机拍了下,但其实没明白为什么用“拾级”一词,晚上回到家查了下,动词解释为“逐步登阶”,名词可解释为“九级加一级后所得(指台阶、楼梯等)”。我姑且把“等”这个字的后面作一些假想的文字的延伸,如“工作时间”,那正好可以用“拾级”来形容我加入博雅的第十年了,就稍微狂妄地改下广告词——“拾级而上,一路精彩”

       曾经看过一个信息是由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的,说中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平均寿命仅7-8年。然而,北达博雅今年迎来了十周年,俨然不是一个中小企业了,是一个集团企业的样子,顿时自豪感油然而生!

       为了让更多的同事和同行认识北达博雅这个“集团企业”,我写了五个小故事。


一、面试,更像是去打羽毛球

  时间回到2010年,我加入了广州一家社工机构,在妇女节那天正式上岗,在一个离天河区将近两个小时公交车程的地方担任残障项目社工。因为当时对足球的热爱,每周二或周三下班后以及周末的时间,我都会坐着公交车到天河公园踢球,踢完回到宿舍都是差不多晚上12点了,但丝毫不感觉到累,因为一个人对自已热爱的事情的执着真的是可以全情投入的。

       有一天,朋友说北达博雅在招人,问我要不要去尝试下,当时想着可以在市区里面踢球就不用这么远了,于是就答应去试一试。对于这次面试的地点,选的是周六下午在华南师范大学的体育馆,因为这个地方是北京大学广州校友会每周固定的校友羽毛球活动场所。而作为当时打羽毛球挺不错的关冬生老师,自然也是常客。选择这个地方,真是一举多得,既可以与校友联络感情,又可以运动健身,还可以顺便面试工作。

       我就这样给录取了。后来再细想,很厉害的人对待面试者都是这样任性的吗?

二、2010年9月1号,博雅第一个实务项目

  每年的9月1号都是中小学生开学的第一天,意味着又迈进了一个台阶。而对于博雅来说,是第一个实务项目。当天下午,广东省第一荣军医院社工科韩家念科长组织荣军科的荣军、医护人员在二楼大厅与我们四人(马洪路老师、关冬生老师、刘玲玲、我)进行了一个见面会。在会上,面对着这一群荣军们,马洪路老师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打动了他们,为项目打开了一个良好的局面。在工作中,我们提出“类就业”的概念,联合医院在院内开发就业岗位,促进荣军的“就业”。微信图片_20191218143529.jpg

三、博雅华农四人,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大师兄锦华和“二师兄”水金的深厚友谊是当年组队参加南海桂城举办的五人足球比赛,一路披荆斩棘进入决赛,虽遗憾屈居亚军,却完全是黑马逆袭。可惜的是现在的两位师兄都“年事已高”退出了足球圈子,只有我依然活跃在球场上。

       第一次见到俊昌是在林和街家综办公室门口,他穿着西装过来博雅面试,当时对他的第一印象其实也不多,但印象最让人深刻是他每年年会都是要醉的。

        其实我们四人并没有在同一个项目共事过,但因为共同的符号而走在一起。

       后来,他们三位都离开了博雅,但我们也会时不时聚一聚喝点小酒,聊聊当年在博雅的经历和近期自己的事情,那感觉特爽。谢缘分让我们曾经相聚在博雅,相信这个兄弟情谊会像白酒一样,越来越“纯”!当然了,也不知道这个“酒”是否还能让俊昌又醉一次?

微信图片_20191218143635.jpg

四、“婴儿安全岛”工作,孕育了“生命通道”项目,让我们能够帮助一些人

  2014年3月,广州“婴儿安全岛”因超负荷暂停试行,广州社工与民政部门一起参与劝谕行动。当时的广州社工介入队伍由关老师担任执行队长,我作为博雅社工参与其中,行动包括现场的劝谕工作,也有咨询热线和线下的个案跟进,为处于焦虑和困境中的重病患儿家庭提供政策、慈善救助、社会资源等帮助“婴儿安全岛”工作虽告一段落了,在此期间我们跟进的重病患儿家庭也得到了一定的帮助。但是,因为这个工作及后续的调研了解到原来在广州还有不少这样的困境家庭需要帮助,于是我们借助广州公益创投、腾讯乐捐、基金会捐赠等方式为项目筹款,开展“生命通道——广州市非户籍重病患儿及家庭救助项目”。四年多的时间,项目自筹经费120万元为超过1950个先心患儿获得了基金会4000万元的手术治疗费用的救助,创新“慈善+社工+医疗机构”医疗救助模式,提供“全人—全程”服务。

 也许“生命通道”项目从2018年4月暂停让人感觉有点婉惜,但正是通过这个服务的探索,我们在广东省人民医院、高州市人民医院落地了大病救助服务,并且不断迭代。

微信图片_20191218143732.jpg

五、爱佑—博雅广东省医务社会工作培训,一次专业的培训

  做一件事,不仅是要做好,而且要做专业,机构与爱佑慈善基金会联合开展的广东省医务社会工作培训项目,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医院医疗救助帮扶服务,是一种补救性措施,并且在出院后也难以继续跟进而无法做到发展性服务。这让我们思考有没有可能服务的“前置”与“延后”,即预防性和发展性,后来想到有双百社工覆盖在广东粤东西北地区、182个社工服务站(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在广州各个街镇,于是我们就萌芽了搭建全省社会救助服务网络的想法,结合“生命通道”项目以及爱佑慈善基金会医疗救助项目的需求,通过对社区和农村社工、医务社工开展医疗基础知识和医务社工基础知识相结合的培训。

微信图片_20191218143805.jpg

  为了做好项目前期的需求调研工作,我们通过邮件的方式收集了15个社工站的需求调查表,并且与爱佑基金会项目官员驱车到河源、汕尾等地进行实地走访双百社工站和救助个案回访,以了解当地医疗救助需求和能力培训需求。

  经过半年多的酝酿与准备,爱佑-博雅广东省医务社会工作培训项目于2018年9月启动,在珠三角地区、粤东和粤西地区举办了四期,参加人数达到382人。

  到此,我想分享的五个故事也告要尾声了。

  最后,再啰嗦两句。一个人,不是你成就了机构,而是机构成就了你,因为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未来,路就在脚下,你敢大步往前吗?


小雅说:

      职业生涯的第十年,宝哥依然坚守在博雅。这十年,从博雅的第一个实务项目到今天数十个项目,他见证了博雅的发展历程。今天只写了五个故事,其实他在北达博雅遇见了无数个温情故事,相信更多故事也在等他继续书写。

       未来,路就在脚下。宝哥,奔跑吧!


撰稿:温冬宝

审稿:严秀灵

编辑:霍颖怡